揪白菜尖尖

终极杂食咸鱼。
什么都吃,写都写不开。

要是有人跟我玩就好了[胡言乱语]

@防脱发就剃光(⭕ ⌓̈ )⸝
repo!收到周边了!无敌治愈可爱!买了两套贴纸一套糊墙(不是)一套珍藏!爱你太太❤![太简洁了吧哈哈哈哈哈]

今日沙雕

九十九:[吃掉了冰柜里所有的哈根达斯]
白如意:OKK。
九十九:[把新买的爱疯掉进了榨汁机]
白如意:OKK。
九十九:[把睡衣和黑T恤放进了同一台洗衣机]
白如意:OKK。
九十九:[友好的摸了一把上司的头毛]
白如意:啊!!!!!!!!!!!!!你要杀我!!!!!!!!!!!!!

(九十九:???[嘤。])

“你们根本不能理解!这样头会油的很!快!”某当事人讲。

“我是不是……被某种程度上的……针对了???”

再次购买黑糖鲜奶的某女大学生开始思考人生。

为什么我甚至开始给沙雕段子做人设???

“啊,喝十六块钱的牛奶对我来说真是奢侈啊。”
“黑糖牛奶加珍珠一共十二元。”
茗摇着混合罐,瞥见今天的第一位顾客趴在柜台上唉声叹气。年纪轻轻记忆力就衰退到这个地步了,real惨了。
“那四块是车费啦!来回的公交车。”女孩在小臂上蹭了蹭鼻尖的汗水,若有所思的盯着架子上的茶水罐。
专门坐车过来喝一杯牛奶?那可的确定是有点奢侈,茗心说。
空气中只剩下晃动混合罐的咔啦咔啦声。
结束了吗?茗不知道要不要让这段关于奇怪话题的对话进行下去,或者要不要让这段对话进行下去。说实话,她无所谓。
勉强进行下去也没有意义吧,这种无聊的话题。每天不断的重复这些大同小异的话,带着点虚伪的善意向客人展示自己的友好,好像已经要成为奶茶店店员应酬的一部分了。或许年纪大了连热情都会消失吧,她有些好笑的想。
“因为你们店好像没有什么更近的分店,这家已经是离我最近的了。而且,学校附近也没有其他奶茶店会卖牛奶啦,奶茶店卖纯牛奶按道理讲是有点奇怪啦……哦对啦,还有还有!你们家的珍珠真的超级好吃!嚼起来甜甜的,跟别家的都不一样!”
女孩突然叭叭叭叭的吐出了一大堆话。
看着挺活泼其实明明很紧张吧,这孩子。茗忍不住侧头看了她一眼。小顾客正用下巴颏支着头在胳膊上滚来滚去,好像突然开心了起来似的笑着。
那个笑容让人感到非常舒服,仿佛整张脸上都泛着阳光的颜色,干净而灿烂,轻易就能从中读到毫无防备的善意和些微局促。有点像植物大战僵尸里向日葵即将产出阳光时的样子,茗一边想着一边嫌弃着这个奇怪的比喻。
白色的牛奶从冰块的缝隙间滤过。茗第一次发现除了红色以外还有其他颜色让她联想到夏天。
她决定将这段对话再延续一点。
“那就给你多加一份珍珠吧。”
“欸?可以的嘛!这么好嘛!谢谢!”女孩好像收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礼物似的发出了一连串的感叹。
大惊小怪。茗心情很好的想着,狠狠舀了一大勺珍珠。
“下次再来还给你加珍珠。”茗笑了笑,熟料的封口装袋,“给你个小福利。”
“哇这,这也太好了吧!谢谢谢谢!”
又开始了。茗看着那双星星眼,有个坏心眼的想法蠢蠢欲动。
然后她实践了。
茗俯身越过柜台,歪头贴近女孩的耳朵轻声道:“别告诉别人哦,再多老板要炒了我的。”
[虽然说老板要是知道这女人为了泡妞竟然说出这种话的话一定委屈的捶胸顿足,但那都是后话了]
女人的长卷发从肩颈滑下来,擦过女孩的侧脸。
有人脸红了。
“好,好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一定会再来的!谢谢啦!”女孩强作镇定的拎起牛奶挥了挥手,然后用一种逃命般的速度溜出了女人的视线。
茗直起身子,看着那个仓皇逃走的背影摇了摇头。
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可爱的吗?

也不是……没有产出……就是有点懒。

占tag 抱歉【非常皮系列】

什么鬼天气,太冷了。
前两天的积水还没来得及干,就成了带着雪花状冰纹的固体。
指尖冻得生疼。
向来是自诩北方人无所畏惧的白如意从来没想到南方也能冷出魔法攻击的效果。
一定自带特效的那种。
买完烤红薯回来的九十九老远就看见自己老板在不停地朝手上哈气。
哈一下,跺跺脚。再哈一下,再跺跺脚。
有点像什么小动物。大概是拔了毛的那种?
“哦,哦,太好了。”白如意接过下属递来的烤红薯,手迫不及待的捂上去。
“完美!九十九你知道嘛,冬天里的烤地瓜,夏天里的老冰棍,人生两绝!简直不能更美妙!啊~这温暖的感觉~”
红薯已经从拿在手上发展到贴在脸上了,看来真的是非常冷。
“对不起。”
“哇!怎么了?干嘛突然道歉?烤地瓜没凉……中午的盘子我记得你也刷了……昨天的衣服应该也洗了……卧槽!你特么难道地瓜里下毒了?!”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额角一绷,冷着脸的下属憋出两个字:“不。是。”
“哦……”
老板又低头去吃红薯了。眼里除了吃还是吃。
“对不起,我的身体也是凉的,没法给你捂手。”银发的男人小声说到。
“就为这个?”白如意露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你知道,我不会在意的呀,小九。”
“但参考书籍里都是这么写的,我做不到,是不是不妥……”
给九十九找恋爱小说当了解学习现世行为的参考书的决定真是太棒棒了。
白老板突然莫名觉得很开心,非常开心。
因为太开心了,她干脆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又跳起来努力的摸了两把男人的头。
“小九,你怎么这么瓜!”
瓜?瓜又是什么意思?高大的下属有些费解。还没等他百度一下,少女便拉着他直奔下一家零食店。
动如脱兔,上蹿下跳,身手矫健。
难道不冷了?怎么回事?
九十九日常黑人问号脸打卡1/1。

After 4h
九:我查了,你是说我傻。
白:【一本正经脸】啧,瞎说什么,我是说你可爱。
九:【怀疑】真的……吗?
白:真的啊,我说的是我们那的方言。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你没事要多了解了解。
九:哦……
总觉得不大对劲。

给自己马个香水香调。。。

老板:
前调:佛手柑,柠檬,青柠
中调:茉莉,铃兰,玫瑰,薰衣草,小苍兰,丁香
后调:麝香,琥珀,木质(woody),檀香,香草

雷欧:
前调:柠檬,橘子,黑醋栗,李子,大马士革玫瑰
中调:玫瑰,铃兰,茉莉,鸢尾
后调:麝香,白雪松,檀香

扎布:
前调:佛手柑,柠檬,葡萄柚,罗勒
中调:茉莉,铃兰,快乐鼠尾草,大吉岭茶叶
后调:麝香,琥珀

珍:
前调:佛手柑,绿茶,绿叶(绿叶蔬菜?leafy green)
中调:茉莉,铃兰,百合,栀子花,晚香玉,留兰香(薄荷)
后调:麝香,琥珀,覆盆子,檀香